Month: November 2017

宗教改革与音乐:音乐仅次于神学(第四部)

西澳笃信圣经长老会亲爱的会众们,

过去的三周,我们看到宗教改革运动对教会音乐的影响。总而言 之,宗教改革家确保教会达到其说教的目的,这意味着它必须在 神学上纯正。他们也恢复了会众唱诗,而不仅限于诗班献唱。诗 歌的歌词乃是中心点,而並非伴奏音乐。我们看到音乐原是作为 诗歌的伴奏,而不是使敬拜者的注意力转离诗歌。许多音乐的创 作及弹奏的风格都避免花俏的装饰音,以致避免人的注意了集中 于音乐本身。因此,当反宗教改革运动将教会音乐转变成音乐会 来吸引人群,宗教改革家依然坚持着圣经对音乐的目的及原则。 上周,我们看到当今许多教会的音乐已经衰退,不再遵循宗教改 革的传统。许多教会中的音乐与音乐会不差上下,因为它被用来 娱乐会众。音乐不再支托所唱的歌词来帮助达到说教的功用,而 是被提高过于神学。

不慎重地接纳任何音乐格式

和声音乐现今不再被强调了,即控制宗教改革家音乐之严格的和 声规则及古典格式的有序规律。许多教会的司琴及现代歌曲创作 者采用了爵士、流行及摇滚类型的风格。常有人问,教会音乐使 用这类型的风格什么问题吗?我们必须记得,宗教改革的赞美诗 音乐都属于一般称为古典音乐的类型。世界开始改变这格式的音 乐,扭曲其创作规则、脱离传统惯例及架构、随着他们自己属肉 体的风格来编写这些其它类型的音乐,为要满足他们世俗之心。

但是,基督徒在教会中采用这些属世类型的风格,因为它能吸引 群众,也从而能将群众引入教会。在现代人强烈渴求情感上的“ 敬拜经历”中,音乐是被用来激发情感的,这原是神学的作为。 我们必须用情感来敬拜神,但以前在诗歌中的教义能教导、造 就、及激动歌唱者及听众,然而音乐如今常是主要的驱动力,故 意在情感上“感动”歌唱者及引起身体上的反应。这往往是透过 增多切分音,藉着不规律的节奏及弱音重度而形成。“造就”也 重新被定义。它不再是关于藉真道得建立,其实却是在情感及身 体上获得“高潮”的经历。音乐是透过神学来认识神之后而从心 里所发出的自然反应,这乃是宗教改革家的焦点。与今天相比, 音乐却被用来操纵情感并希望自己的心能回应神。你将如何形容 当今教会的音乐呢?你或许很想说,如今“神学仅次于音乐”。“如果这间教会没有我喜欢的音乐,就算它有纯正的神学怎么样,我会去其它的教会。”或者,“倘若这间教会有我喜欢的音 乐,尽管它缺乏纯正的神学,我会留下来。”

今天必要的分辨力

出埃及记32:17-18,“约书亚一听见百姓呼喊的声音,就对摩西 说:在营里有争战的声音。摩西说:这不是人打胜仗的声音, 也不是人打败仗的声音,我所听见的乃是人歌唱的声音。”请留 意,当撒旦首次引进混合的敬拜时,音乐听起来好像杂音。他以 后也许无法成功地将混合敬拜纳入以色列敬拜的一部分。然而, 如今他似乎已在新约教会中取得成功,即使它已经过了宗教改 革。你或许会说,“在我们的教会中没有这类型的音乐”。然 而,少数教会在一夜间就能在教会中完全采用摇滚及流行的现代 基督教音乐。教会通常会先经历“灰色地带”。爵士及流行音乐 的风格将渐渐被引进团契及藉着司琴的弹奏风格。这些都是现代基督教音乐的前奏。正如溫水中煮蛙,教会将在不知不觉中逐渐 地被摧毁。因此,分辨力是越发有必要的,因为现代基督教音乐 将继续存在。尽管许多笃信圣经长老会依然保持纯正并脱离灵恩 派的假教导及敬拜方式,这样的谨慎也得延伸入音乐方面,特别 是在现今这时代。倘若我们得意自满,这可能会成为我们潜在 的“致命要害”。当音乐变得属肉体,教会的生活也会仿效,这 是很普遍的。保护措施是必须仔细地被设立,以便能严格及客观 地评定我们在教会中所允许的任何音乐。宗教改革家明白音乐並 不是主观的。西澳笃信圣经长老会的教会领袖及司琴必须具有分 辨力并谨慎行事。西澳笃信圣经长老会在从今往后的年日中究竟 能否在音乐上保持纯正,这将取决于教会领袖在现今是否认真地 下规定。若音乐确实是仅仅次于神学,我们就必须确保音乐将继 续受制及仅次于神学。

我盼望西澳笃信圣经长老会所有的崇拜者都能花时间阅读并复读 这有关教会音乐的系列。我们必须非常明确了解这给基督教界制 造祸患的问题。现代基督教音乐总是企图潜入。每一位崇拜者, 尤其是司琴,都不可疏忽大意。

为主服事,

牧师

宗教改革与音乐:音乐仅次于神学(第三部)

西澳笃信圣经长老会亲爱的会众们,

今天,我们将继续探讨自宗教改革以来,教会对音乐与崇拜的观 点已经有了什么样的改变。

现今的音乐与崇拜之改变

音乐胜于神学

许多人虽然会提倡路德所说的,“音乐仅次于神学”,但他们很 可能说的是音乐,而不是被编入音乐的神学才是最重要的。这句 话已得了新的意思,即将音乐与神学视为同等。但我们不当视任 何事物为与神话语同等。改革家强调的乃是具有教导性之目、充 满纯正神学的音乐。神的旨意从来不是要让教会娱乐会众,而是 要造就他们,“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 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 歌颂神。”(西3:16)。圣经所教导的造就是必须牵涉思维与理解 的。但是,现今称为现代基督教音乐(CCM)的盛行基督教音乐类别之歌曲在神学内容上往往都是很肤浅甚至不纯全的。重复的句 子或词汇会使到人的思维进入催眠的状态,而不是使之对于圣经 教义有着有意识的理解。此外,这些歌曲所专注的往往以人为中 心。今天人们所专注的主要是音乐,将之作为一种娱乐,大不如 宗教改革的时代。可悲的是,在现代基督教音乐中所专注的往往是音乐,而不是神学。大多数的敬拜者都是被音乐本身所吸引。 这从他们许多时候会以现代流行音乐风格的创作来取代圣诗的原 调之作法可见。

音乐会而不是敬拜

在许多现今的教会中,表演者并他们的乐器都摆在舞台的中间, 就如在音乐会里一样。讲台被移到舞台的一旁,好让歌手能在舞 台的正中央表演。虽然观众(即会众)或许会享受所表演的音乐, 也可能还会一起合唱,但谁是观众、谁是歌手是无需置疑的。音 乐是为了营造正确的“气氛”好让人能有那情感化“与神相遇” 之体验作为“敬拜经验”的一部分。人们既然带着这样的渴望来 看待敬拜中的音乐,改革宗的圣诗与诗集自然而然就被视为过时 的了。所使用的音乐风格若不是现代化的爵士乐、流行乐、摇滚 乐、或抒情音乐的风格,就会被称为乏味。今天,有日益更新、 日益改变的歌曲被投影在大荧幕上。会众高举双手,边跳舞边 唱歌,不是为了称颂神,而是为了在这“敬拜的经历”中领受神 的“赐福”。论音乐,改革宗的精神是要使人注意神,但今天的 现代基督教音乐却吸引人注意音乐、所使用的乐器、并表演者。 人们主要是被悦耳的音乐,而不是被歌词中合乎圣经之丰富所吸 引。

这是我们大家必须学习的功课。身为敬拜者,让我们时常记得将 我们的心思意念专注在圣诗中能够教导并造就我们的歌词上。让 我们不容许自己的心被音乐所牵引而迷惑。让我们不要仅因为“ 我们喜欢那曲子”而寻求使用那样的音乐。作司琴的必须谨记, 音乐次于圣诗的歌词。不要让自己对“有趣”的编曲或表达自己音乐或技术上之才华的渴望使会众分心,无法全神贯注地敬拜 神。唯独神当受敬拜。享受现代基督教音乐的敬拜者必定常常与 渴望保守教会音乐纯全的教会领袖并司琴起争端。他们会试图一 点一点地削弱领袖们的防御。一般被使用来引进现代基督教音乐 的途径就是团契小组与所献唱的诗歌。年轻人在团契小组中所习 惯使用的音乐将成为教会未来所使用的音乐。我们必须从这方面 开始预防,否则将会为时太晚。若要那么做,单是领袖们拒绝现 代基督教音乐是不足够的,我们各人都必须有这样的信念,同心 对抗它,不让它侵入西澳笃信圣经长老会。

为主服事,

牧师